米臣

这儿米臣,LL、盗墓、APH、全职深度中毒者,混古风,胡耘豪陈伟霆小迷妹♪企鹅号2425227382欢迎勾搭~

沓沓

#故事是假的#
#喜欢你是真的#
#解雨臣1003生日快乐#
#喜欢你的第三年#
#小学生文笔#
#实力ooc#

    解雨臣最近比较闲。
    国庆七天乐嘛,今年好像还是八天,举国同庆,也算是给他放了个假。
    10.1,窝在家里一觉睡到中午,爬起来的时候还是半懵的,溜溜达达的想去天安门给祖国庆生,看到排了两条街等安检的老少爷们拖家带口大包小裹的,没什么犹豫的转身,回家,接着睡。
    10.2,去了一趟戏园子,听着听着顺手拍了张照片给吴邪发了过去,被吴邪嘲笑像个退休老干部。
    解雨臣眉眼一弯,动动手指给吴邪怼了回去。
    “你明明比我大,要老也是你先老。”
    那边没了动静,估计是吴邪被噎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解雨臣单手托着腮,想着发小在屏幕那边急头白脸不知道说啥的样子。
    真好。
    解雨臣嘴角带笑,感叹一下现在的老邪这么圆滑世故但是对自己还是这么没皮没脸的,也是挺好的。
    想着想着又溜溜达达回到了家。
    10.3,解雨臣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半夜12点。这么多年他已经修炼出能迅速的在拿起电话的那一秒做出反应,如果是家族的人来电话要换上温温柔柔的声音,如果是下边来的电话要换上不怒自威的声音,如果是瞎子秀秀来的电话就可以懒散一点表达自己现在很困有话快说。
    解雨臣半睁着眼睛随便一瞥,啊,是吴邪。
    太好了,可以直接挂电话了。
    在解雨臣的身子重新陷回被窝里那一刻,旁边的手机又委屈巴巴的亮了起来。
    解雨臣皱了皱眉,勾勾嘴角无可奈何的接听了电话。
    将手挪动到耳朵边,喉咙里模糊不清的发出一个音节“嗯?”表达自己很困有屁快放。
    “小花你很困?那我就长话短说啦。”
    “嗯。”
    “生日快乐,接着睡吧。”
    “嗯...?”
    解雨臣猛的睁开了眼睛,困意全被这一通电话搅没了。抬手一看,吴邪已经挂了电话。
    从被窝里坐起来,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日子,10月3号,确实是他的生日。
    揉了揉太阳穴,自己有多少年不过生日了?
    数不过来,八岁以后好像就没人给自己过过。
    少年时代的经历现在想起来有点撕裂的疼,把小花变成花儿爷,把温柔的粉色穿出一身杀气。
    这半辈子过的,解雨臣苦笑,生日从来没人给过,啧,明明自己也不想着给自己过。
    过生日有什么用呢,明天不还是一样过,也没啥区别。解雨臣重新躺回被窝里,双手抓过被子把自己蜷缩在里面,吴邪还真是挺着这么晚不睡,就要个仪式感?
    想是这么想,心里还是有点小开心的,解雨臣闷闷的笑,完了,这下更睡不着了。
    想着自己小时候二爷给自己过生日教自己唱戏啊,给自己讲以前的故事啊。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
    解雨臣倔强的仰望着天花板,忽然感觉到身边手机一亮。
    侧身一瞅,吴邪发的短信。
    一条一条发的,真是不怕耗电话费。
    解雨臣饶有兴趣的挨条看。
    他一边看,吴邪还在一边发。
    “小花”
    “刚才没跟你在电话里说的”
    “现在打给你看”
    “你现在应该睡着了”
    “那就明天再看吧”
    “不对,应该是今天了”
    “刚才挂了电话我楞了一会”
    “本来满肚子要跟你说的话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特别泄气”
    “然后我就在想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不说别人,单说我自己”
    “胖子其实经常笑话你是我的提款机”
    “我认真的想了想”
    “应该不算”
    “提款机都没我提的多”
    “诶我又不知道该说啥了”
    “其实也没啥可说的”
    “这么多年的交情也不用太多说什么”
    “但是我真的”
    “挺想见你的”

评论(3)

热度(10)